我對“反送中”策略的一點想法

楊建利

2019年6月14日

 

    “反送中”與“雨傘運動”有兩個重要的不同。

                                            

    其一,雨傘運動是爭取香港人應有但被北京+香港建制派壟斷了的政治權利,也就是说雨傘運動是爭取一個尚未有的東西,從這個意義上講,它是“進攻性”的,而反送中則是防衛性的,它試圖保衛香港早有但逐渐萎缩的司法獨立和自由空間,港人覺得已經沒有再多的空間可以退讓,所以,反送中比雨傘運動更具發彈性,更難以彈壓。

 

    其二,雨傘運動是香港“無權”普通市民爭取更多政治參與權的運動,香港建制派和內地近年移居香港的權錢貴幾乎一致地站在其對立面,但是,《逃犯條例》的修订不僅對香港民主派、普通民眾、大陸、台灣反對北京的人士、國際商人等造成威脅,更首當其沖地對內地定居香港的權錢貴甚至香港的建制派造成威脅,因為他們最有可能成為北京的“經濟犯”—只要他們的家族、政治靠山在內地成为政治鬥爭的失敗者或反腐的對像等等。所以參與和支持反送中的階層遠比雨傘運動廣泛和復雜,這一點有可能会反映到立法會對《逃犯條例》的審議和投票博弈中。而且,假如反送中抗爭持續的足夠久,它因此有可能会引起香港建制派的公開裂變甚至內地政治菁英、經濟菁英與習政權的進一步分野。

 

    反送中抗爭的目標是《逃犯條例》通不過。概括地講,它有四個戰場:

    A. 香港街頭 B. 香港立法會 C. 內地 D. 海外

 

    反送中最重要的是要維持香港街頭的示威遊行的規模、反彈性和持续性,其中的關鍵是消除政府可能的暴力升級帶來的恐懼,我們在海外要做的是,要求我們所在國政府明確警告香港(北京)政府和負責官員,他們要為升級的暴力負責,我们将啟動馬格尼茨基法案(在美國、英國、加拿大)等機制進行懲罰。

 

    街頭抗爭的規模、反彈性和持續性、與警察的衝突、以及國際輿論都會對立法會的建制派議員產生效應。 69位立法會議員中已經有25位明確表示對《逃犯條例》的修訂投反對票,只要再有10位議員投反對票或棄權票,我們就勝利了。這個目標雖然很困難達到,但基於上面的分析,这个目标不是不可能。我們要在海外加一把力,我們應要求所在國政府(尤其是美國和英國)明確警告,将对投贊成票的香港立法會議員实施入境限制。

 

    在中國內地有許多沒有真實信息的人被政府煽動造成反香港的輿論,海外也有華人沒有切實了解真相,我們應該利用各種渠道傳播香港抗爭的理念、訴求和抗爭事實,擴散、傳播反送中抗議的信息,聲援香港民眾的抗議,譴責香港特區政府混淆事實、一意孤行的鎮壓行為,要求中共和香港特區政府停止暴力鎮壓,尊重民眾的合理訴求。公民力量印刷了香港反送中問題解答,已經實地散發,這是電子版https://t.co/XVI4emec72 請各地朋友往中國傳送或印刷在當地散發。

 

    香港的自由就是我們的自由。加油!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