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回《逃犯条例》不能保障香港人的安全和自由

 

楊建利

 

今年三月开始的香港“反送中”运动激起了香港市民广泛而积极的参与,在无统一领导和组织的情况下,香港市民以罕见的勇气与智慧创造了非暴力抗争的奇迹,丰富了全人类非暴力抗争的经验,自6月9日以来,香港市民以多次过百万人的大游行给港府和中共政权施加了巨大压力,9月4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发表电视讲话,首次提议撤回《逃犯条例》,这是香港市民持续抗争的结果,是伟大的香港人的胜利。

 

从公开信息—林郑月娥私下谈话录音泄漏的信息以及此后这两天北京当局的官方言论—来研判,我们并不能确定,林郑月娥的迟到的让步是完全听命北京的决定还是她与北京之间嫌隙的表现,假如是后者,我们希望林郑月娥进一步表现出与中国内地各省市官员不同的政治品质,向靠拢人民的方向继续勇敢前行。政治人物的历史评价往往更多地取决于她如何结束而不是如何开始。

 

然而基于以往的经验,对于林郑月娥的这一妥协不宜过于乐观和给予太积极的评价,我建议香港市民审慎评估港府甚或是中共政权在此一时刻做出这一表态的动机,无论如何都要坚持抗争,勿轻易停止公开的非暴力抗争行动,并继续高度警惕和抵制中共进一步对香港公民社会的渗透和蚕食。

 

之所以拖到今日让步,林郑月娥的表态是不情愿的,被迫的。从“暂缓”到“寿终正寝”,再到“撤回”,这些表面上的文字游戏,让香港人付出了血的代价,而且,林郑月娥9月4日的讲话回避了矛盾的实质,将目前香港的乱局归咎于少数人挑战一国两制、冲击中央政府驻港机构和污损国旗国徽等,更重要的是,她对警察过度使用暴力问题避而不谈,却贼喊捉贼,指责抗议者的“暴力行为”。

 

《逃犯条例》因林郑月娥和部分港府高官而起,现在既然“撤回”,就说明当初提出《逃犯条例》的修订草案是完全错误的,《逃犯条例》本身就在破坏一国两制,应予追责,林郑月娥首先应该向香港市民诚恳道歉,并检讨这一决策过程,避免错误再次发生,以保障香港市民的自由和基本人权。

 

在全社会广泛参与的“反送中”运动中,港府和北京当局不仅不约束警察的过度暴力行为,不正视这一运动堪称全人类非暴力抗争的典范的事实,反而因抗议者当中零星的过激行为而给运动扣上“暴力”、“暴乱”的大帽子,却对黑社会肆意攻击和平抗议者的行为视而不见。这足以说明港府、北京当局、林郑月娥对抗议者的态度是错误的,抗议者遭受了系统性的打压,目前完全看不到终止这一系统性打压的迹象,撤回《逃犯条例》这一错误草案后,为此做出最大贡献的英雄们反而要面对被起诉和入狱的风险。

 

对“反送中”运动的打压让我们看到,香港警察过度使用暴力的问题极为突出,有理由认为香港警察越来越直接地受控于大陆当局,如果不能对此进行调查和追究,这一问题将比《逃犯条例》更广泛和直接地侵犯港人的自由和人身安全。从根本上来说,只有民主才能保障民众的权利,对香港来说,双普选既是可行的,也是必要的。

 

林郑月娥被迫妥协是香港市民压力的结果,而香港人的力量来自于个人勇气与群体行动的结合,他们的万众一心不仅让港府,也让全世界最强大的专制政府一筹莫展,因此,林郑月娥的“妥协”也有可能带有分化港人的目的,当此之际,我们认为香港人和外部的声援者不宜将香港的抗议者简单分为“和理非”和“勇武派”,建议香港人继续结合勇气与智慧,以最小代价,以灵活手段,争取最持久的抗争,并在抗争运动中尊重不同意见,不授人以柄,争取香港内外更多的支持力量。

 

香港以有限的人口和资源对抗专制的侵蚀,正在创造捍卫自由的奇迹,他们值得我们敬重,也需要我们的声援和支持。有些人会说出悲观的理由,但香港人正在赢得时间,一切转机和奇迹都蕴含在时间之内!

 

致敬香港人,祝福所有爱自由的人!

 

2019年9月4日 于华盛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