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劫难和未来

李劼(香港)

香港的 被自杀

苹果日报曾在2019年10月11日独家报导,失踪少女陈彦霖,与警方证实 9月22号在油塘魔鬼山海面发现的一具全裸女浮尸数据吻合。警方记者会表示,翻查 CCTV 后证实死因无可疑。全港哗然。

 “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是中国网络的一句潮语,事缘 2011 年某个中国铁道部新闻发言人,在温州火车相撞记者会中如是说。8 年过去,场景移师到香港,由香港警察江永祥告诉香港人,全裸浮尸死因没有可疑。香港人信不信没关系,这位口齿不清的警司反正信了,对不?

这些年来,中国这个国家每天都发生大大少少这类事情,比较轰动的 “冤假错案”香港报章也会报导,香港人一向秉持 “咁多人死、唔见我死”的真香港精神,觉得深圳河以北发生的事无论多么荒诞、多么可怕,香港和中国其他地方不同,一国两制嘛 ,所以这些事不会在香港发生。笔者有一位大律师朋友三年前好奇的问: “你们说的赤化是什么意思?” 三年过去,笔者不知道朋友还对这两个字的意思还有没有悬念,中国的事情移师在香港发生,就是赤化。

不少香港人,尤其自称黄丝支持民主的一群中产阶级,眼见香港这四个月光速演化为警察国家,香港警察可以横行无忌不受任何约制,会慨叹一国两制已经玩完。谁不知,对于共产党来说,这不是一国两制的完美体现又是什么?香港人享有中国人没有的自由,不用翻墙就可以上 Facebook 痛骂政府,也可以上街示威抗议,记者途人随便可以拍下警察的暴行公诸于世,这些就是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但不要忘记先有一国才有两制,中国 “自古以来”都是把异见声音彻底消灭的一个国度,不能只怪共产党习圣上打压反对意见。中共歼灭异见者的手法,名曰 “被自杀”。中国某某前官员、富商等等自杀身亡的新闻,时有所闻。自杀方式千奇百怪,所有案件经调查后,死因都没有可疑。香港一海之隔的澳门,四年前,时任澳门海关关长 “三料自杀”,对澳门继续荣登全世界最高人均收入的城市有影响吗?没有的话,那就证明一国两制在澳门是行之有效了。

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演变为街头抗争,再进化为低武力内战,已经历时四个多月。中共决策层黔驴技穷,没有用怀柔手法平息香港的冲突,一来不懂、二来不想,中共的治国手段向来只有高压。新疆数以百万计的维吾尔族人被关进集中营接受 “再教育”,令新疆冲突减少、治安改善,对中国人来说,真心觉得是个德政。新疆珠玉在前,以实践验证了真理,证明把异见者关起来 “再培训”,对整体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只要顶住西方反华势力的噪音就好。听说香港边境新屋岭的 “培训中心”已经万事俱备,香港人准备好没有?

那些一直害怕中共派解放军镇压的香港人,请看清楚最新形势:所谓杀鸡岂用牛刀,出动人民解放军,本大而利少,勾起外国白人对北京天安门屠杀的回忆而全方位经济制裁中国,党中央根本没有需要做这盘蚀本生意。香港问题的解决方案,经元朗 7.21、太子 8.31 和陈彦霖浮尸案等等,中共对付香港的大计已经勾划出来:有参与抗争甚至没有参与抗争的香港人,都会随机的被选中做 “时代的幸运儿”,被毒打、被失踪、被自杀。香港人不怕的话,便继续上街抗争吧。

 香港的死亡

2019年的11月4日,香港科技大学的周梓乐同学因逃避魔警追捕而在将军澳尚德邨 3 楼停车场堕下 2 楼平台死亡 (一说是躲避催泪弹,一说是被魔警假扮的抗争者推落楼)。他今年只有 22 岁,出生年份刚好是香港主权移交之时 1997 年。有网民慨叹: “幼儿园毕业,遇上 SARS,毕业礼取消。小学毕业,遇上猪流感,毕业礼延期。中学毕业,雨革爆发,毕业礼受阻。大学毕业,佢出席唔到,因为佢已经死左。”1997 – 2019, 是香港日益沉沦失救,也是主权移交后一代度过的悲惨的一生。

网上又疯传 16 岁少女被捕后在荃湾警署遭 4 警轮奸成孕,于伊丽莎白医院做人工流产。 这是我们香港年青新一代的下场。 还未计之前自杀殉港的,不知名被堕楼、被浮尸的,凡此种种,俱是血债、血仇,是要报的,偏偏现在的情况是昭雪冤情也有困难,报仇、反抗只是口号,真真实实的暴动迄今仍未出现。屯门魔警对周同学离世表示 “开香槟庆祝”,趾高气扬,就是看死香港抗争者被全部杀光,幸存者都不会反抗和报仇。

从微观的角度、局中人的角度,年青人为救港而遭逢连串不幸,是值得同情的。可是,从历史宏观的角度,杀人如麻、斗争成性、对西方文明感自卑自大的中共国,怎会对香港的一切看得上眼?怎会觉得虐杀香港人有问题?延安整风、反右、文革、六四,被杀者不知凡几,七百万人算什么?不过碍于现实经济利益, 刻下不敢做出面,派解放军入城屠杀罢了。然而,速龙混有大陆人,动辄挫人颈骨,阻挠救护员施救,屠杀实际已暗暗地展开。

许多人认为,当下香港的内斗,是林郑一人造成。 笔者想重申,此非事实!没有中共高层的首肯或默许,林郑乃至魔警是无法作恶的。 而观乎中共近日的反应,共党背后实有一番盘算:

  • 四中全会公报有中国将 “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
  • 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接见林郑时表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社会目前最重要的工作,也是行政、立法、司法机关的共同责任和最大共识;
  • 港澳办主任张晓明撰文倡议, “两制”从属和派生于 “一国”这个逻辑必须坚持,依法行使宪法和《基本法》明文规定属于中央的各项权力。具体包括:
  1. 要完善中央对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选拔任命、监督、罢免等的制度和程序。
  2. 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不应取决于某些人的好恶,有实际需要,该释法就释法。
  3. 对立法会制定的法律行使备案审查权。
  4. 完成《基本法》第 23 条立法,建立健全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
  5. 健全特首对中央负责制度、公务员管理制度,坚持以爱国者为主体的 “港人治港”,行政、立法、司法机关也必须以爱国者为主组成。
  • 优才入境计划广告在电视出现。

概言之,司法独立将会在实际上被取消 (名义上、形式上还会保存,只是名存实亡),立法会的制衡、监督亦不复再,代之以行政一权独大,美其名曰 “三权合作”。《基本法》第 23 条立法势在必行。港共所有官员必须有鲜明的亲共立场。香港人反抗,即严厉镇压肃清,别害怕香港人口锐减影响经济,有大陆优才引入填补,只要香港,不要香港人,中共做得出。

邓小平的 “五十年不变”,习近平有意彻底推翻,没有司法独立、基本人权保障乃至土生土长香港人的香港,还算不算是香港呢?香港之死是在这个意义下说,中共亲手捏死香港!

有谓目前局面相当于日治时代, 这个讲法不太准确。二战期间,香港仍是英国殖民地,当时受尽屈辱的港人尚可盼望英国有朝一日会收回香港,境况不至完全绝望。现在呢?主权已经移交,中共种种或明或暗的势力已然渗入香港的骨髓,纵使英国想介入,恐怕都不是那么容易和名正言顺了。退一万步,就算英、美联军来港,远火又怎可以救近火?不知多少年青可爱的面孔要走上黄泉路去!

香港抗争的未来

至2019年12 月为止,香港的反极权抗争已经差不多历时半年。前线勇武派和敢于站出来反抗的香港人,勇战受伤、被自杀、被失踪,数以千计,被警方拘捕的更超过 5500 人。以目前形势看来,这会是一场持久的低武力内战。勇武派表现出来的勇气无可置疑,但知己知彼,要打赢这场内战,就必须明白中共对香港所求的是什么、和泛民主派的政客与他们的黄丝支持者,对中共所求的又是什么。

无论中国人如何自吹自擂,年复一年不停吹嘘上海快将超越香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但一来全球交易货币仍然是美元,二来人民币迟迟做不到自由兑换,所以,香港是中国独一无二的国际金融中心,是铁一般的事实。香港社会这半年动荡不安,党中央下令 “止暴制乱”却越止越乱,全球市值排名第七的中国公司阿里巴巴,用行动证明香港对中国的重要性,在这个敏感时刻仍然选择以香港作为第二上市地点,而且成功集资一百多亿美元。

中美贸易战开打了一年多,令中国今年全国闹美元荒。香港股票市场为中资公司每年吸收数以百亿计的美元外资、香港债券市场为中央政府和中资企业发行数以百亿计的美元债券,都不是上海深圳可以做到。因此,如果触动不了共产党的统治地位,党中央完全犯不着出动解放军镇压。只要不出动解放军,亦避免出现 “难看”的大规模死伤场面,西方的资本家便可以自欺欺人,安心在香港继续赚人民币。

这半年香港局势动荡,暂时的最大赢家,是泛民主派的政界人士。五年前的占领运动和 2016 年年初一的旺角警民冲突,泛民主派立场坚定,对抗争者任何暴力,包括毁坏死物的破坏行为,都厉声说不,光速割席。及至去年九龙西选区两次补选,泛民主派都以些微票数败选收场,才惊觉激进派的票源是 “关键少数”。 激进派选民失去意欲投票支持泛民主派 “和理非”候选人,是两次败选的死因。泛民主派吸收败选经验,没有主动讉责在前线抗争的示威者,在上星期的区议会选举中大胜而回。区议会大捷后四日,美国总统更签署了《香港人权民主法》,可说是锦上添花。

泛民主派和一众黄丝支持者,所求的无非是 “五十年不变”。只要中共能够对自由派容忍到刚回归那几年的程度,抓捕了的五六千人,只控告那些证据确凿的一小撮 “暴徒”,其余不予起诉,再拘捕几个黑警平衡一下,那么便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时空回到 6 月以前一样,黄丝可以骂港共发泄一下不满情绪,香港人又可以继续 “背靠祖国”掘金赚钱,可说是皆大欢喜。

万一中共一意孤行,不分和理非还是勇武,势要把香港所有反对派赶尽杀绝,那么泛民主派亦会继续利用勇武派作前锋,美国的人权法作后盾,继续“合理非”抗争,譬如在明年 9 月立法会选举力争最多议席。假如习主席某一天大发慈悲,决定和自由派握手言和, 时空便可以回到 6 月以前一样。习主席恩赐香港真普选,那是世界第八大奇迹,香港的自由派老政客们虽然口说争取,但心里不会有半分奢望。

与中共和泛民的目标不同,勇武派的方向则是“揽炒”。要和中共 “揽炒”,就必须打击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堵塞主要交通干线令市民「被罢工」,就是间接的“揽炒”抗争之一。在中环的游行引来黑警催泪弹四射,BBC 报导,不少外资金融机构因此考虑撤出香港搬至新加坡。在平日上班时间主攻中环,是对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最大打击,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大部分是蓝丝、甚至已被染红的中环金融才俊,所以中环的勇武抗争不会停止。

值得注意的是,假如揽炒成功,抗争令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摇摇欲坠、楼股齐插水、经济萧条,泛民主派与其黄丝支持者恐怕不会再站在勇武抗争者一边。中共的策略之一就是等待经济损失令民意逆转,再对勇武前线一网打尽、秋后算账。前线的勇武抗争者可能会数以千计的犠牲, 但换来的 “揽炒”,是中共统治的失败形象、和把香港上一代不论蓝黄只为眼前利益的价值观,彻底打得粉碎。而真正的战斗,是在揽炒之后。大破后能否大立?现在还很难预料。但也许只有抱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抗争决心,才能为守护香港自由博得一线希望。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