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中共当局冻结我和家人四个银行账户的声明

作者:邓聿文

我,一个中国公民、异议人士和中共的反对者,对中共当局无理冻结我和家人的四个银行账户发表如下声明:

9月2日,中共当局下令冻结了我和我夫人在北京的四个银行账户(还有其他账户,未去核实),我们是时隔半月即9月16日查看手机银行才发现的,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包括中国银行两个、中信银行和建设银行各一个,前者在我名下,后两者在我夫人名下,其中建设银行的账户是空的,也被冻了。当日我们打电话询问中国银行回龙观东区支行和中信银行回龙观支行,银行方面答复,它们是根据北京市昌平公安分局的冻结令才冻结的,昌平公安分局派人手持冻结令,要两家银行冻结了我们的账户。我们要求银行提供昌平公安分局哪个部门哪个警察下令冻结的,银行工作人员说,无法向我们提供电话、部门和警察名字,因为他们规定不准银行告知我们。

随后两天,我从网上查询昌平公安分局电话号码,先是打给国保部门,因为我怀疑很可能是国保下令冻结的,他们要我们的身份证号码,输入电脑查看后否认是他们部门下的冻结令,接着打给经侦部门,再是刑侦部门,再是信访办,再是办公室,一个部门一个部门打,统统否认他们没有下冻结令,不得已找昌平分局的纪检室,投诉这些部门踢皮球,互相推诿,不作为,一个工作人员接的电话,告诉了我的姓,说会去局内了解情况再反馈给我,让我第二天上午9点再给他打电话。第二天是周六,我怀疑周六没人上班,然后这人说他们是纪检部门,周末也有人值班,明天他会在办公室。我也就半信半疑,第二天9点打给他没人接,每隔半小时打一次,一直到11点,都没人接,我才确信,这人把我骗了。

在打给昌平公安分局这些部门期间,他们还建议我报警,我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给银行所在地回龙观东区派出所报警,对方告诉我立案必须本人过来,或者委托亲戚过来,我一听也就作罢。

之后几天,再给中信银行回龙观支行去电,我们请工作人员和那天来下冻结令的警察联系,转告是否可以和该警察直接通话,或者要他把下冻结令的部门电话告诉我,银行的工作人员和这人联系后转告我,对方不会和我联系,也不会告诉哪个部门,如果我有什么疑问,去找昌平公安局。球又踢到昌平分局了。

11月2日,我也跟国内监控过我的北京市公安局国保联系过,想通过他看能否打听到一点信息。刚开始他答应去问昌平公安局,要我第二天再联系他,第二天他不再接我的手机,给他发短信,回我说他没有权力替我打听,要打听先得向领导申请同意后才可以,这个事情他帮不了我。

这就是我在得知我们的银行账户被冻结后同银行和昌平公安分局交涉的整个过程。

其实这个结果在我预料中,之所以反反复复和银行与公安局打电话,看是否能从中找出什么线索。既然打探不出,我只好委托体制内朋友去打听,朋友反馈的信息是,我和我夫人的银行账户被冻结,是国安委下的命令,我被他们认定对中国国家安全和利益有重大威胁,昌平公安局只是具体执行单位。这也印证了我的预感,我估计不会是昌平公安局擅自所为,我们全家2018年就离开中国了,虽然户口所在地是昌平,但不再和他们打交道,应该不会在两年后突然无缘无故地冻结我们的账户,一定是上面指令它们这样干的。朋友没告诉我具体原因是什么,怎么就危害国家利益了,我听见这个说法,也是一头雾水。

我现在不确定,这只是中共当局针对我的个案还是有计划行动的一步,先拿我开刀。我问过身边的一些反共和异议人士,他们有些在海外的反共姿态比我高,没有一个人的账户遭中共当局冻结。除蔡霞外,我也没听到还有哪个人的账户已被冻结,所以非常不解,为什么中共当局独独盯上我和我夫人?难道中共当局认为我对他们的威胁大到必得采取这种手段的地步?这不是高抬我了吗?我虽然在海外媒体写过很多批判中共和习近平的文章,但看过我文章的人都认为我的文章理性温和,尤其我的夫人就像中国千千万万只埋头于经营家庭,过好小日子的平民百姓,从不过问我的事,更不说参与了,但这次中共当局连她都不放过,看来,他们要对海外对中共的统治有重大威胁的异议和反对人士实行在古代称之为连坐的恐怖手段了。

很多人都知道我曾因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中国应该放弃朝鲜》被中央党校学习时报解除聘用合同(不是以讹传讹的停职),但他们不知道其实在这之前我曾因《胡温的政治遗产》一文惹得时任国家副主席、中央党校校长的习近平“震怒”,习认为此文在他上位前夕为他带来了麻烦,秉承习的旨意,党校和学习时报对我进行了处分,发出了解聘威胁。这之后,我就被中共当局打入另册,我的行踪、电子邮件和电话受到监控,先是国保派专人跟踪,不时被叫去“喝茶”,后案子升级,国安接手,对我进行长达半年多的秘密审查,期间我被他们边控将近两年,还被没收护照。后来虽然解除边控,但仍然要求我在国内外旅行向他们报告,直到我决定离开中国,虽然他们再无法跟踪强制我,但我怀疑他们很可能在继续监控我的电子邮件和手机。

我本来不想把这些事情披露出来,不是怕他们,而是认为在中国因言论、行动受单位处分、警察监控和审查的异议和反对人士很多,有些还被他们投入监狱,我其实没做什么,只写文章而已,比起那些勇敢的异议、反对人士,我的事一点也不突出,我也不是勇敢之人,自认为不值得中共当局这样对我。但中共当局这回变本加厉,居然不仅把我,而且把从不参与政治的我夫人的两个银行账户都冻结,连空账户都不放过,已经让人出离愤怒了,连我的一些朋友都感到莫名其妙。依我脾气,在和昌平公安分局联系无果后,即把此事公开,让大众看看中共当局的龌龊无耻。虽然我知道他们作恶太多,公开了对他们也无所谓。但朋友们劝我如果公开,这个事就没有回旋余地,他们可能会恼羞成怒,进一步做出对我或我在中国的家人不利的事情,要我再等等,看他们是不是会主动联系上。我听从了朋友们的意见,耐心等待。

可是两个多月过去了,对方依然毫无动静,没有人跟我联系,若不是我们发现账户被冻结,还会傻乎乎地转一些钱进账户。被冻结的四个账户资金总共将近30万元人民币。这笔钱是我们半辈子的积蓄,是我靠写稿一个字一个字挣下的辛苦钱,我和我夫人都是农民子女,我们原来用这笔钱支付国内的保险费、物业费以及双方父母的赡养费,还有还一部分借款,去年买房借了亲戚30万元人民币。我母亲已经90多岁高龄了,每次和母亲视频,看她日渐苍老的面容,心理非常痛楚,她不知道我在美国做什么,也不知道我已回不去了,还在盼望着她的儿子媳妇和孙子孙女哪天能够回去看她一眼。去年父亲去世,我担心回去恐怕身陷囹圄,自己坐牢没什么可怕,可还有两个孩子要抚养成长,因此不敢回去送老人家最后一程。对母亲也只能心怀愧疚。如今账户被冻结,立即给我们的生活造成很大麻烦,这些该支出的款项都无法支付。

中共当局的如意算盘是冻结我们的账户,还要我默不作声,像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或者可怜兮兮地求他们恩赐解冻,这是办不到的!对于他们的卑劣行径,我只有一句话:受够了!我不会屈于他们的淫威,不会放过任何争取要回我财产的可能,因为这是我的合法资产!如果他们采取其他卑劣手段,要我噤声,我会继续用我的笔,行使对中共的批判权利,同他们抗争到底!

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了。把此事公之于众,让天下大众知道,这是一个多么无道的政权,连温和的声音都不放过,用恐怖手法,对待批判它的公民。

最后我要正告中共当局,为了使你们这种随意冻结和没收公民个人合法财产的举动在今后不能得逞,我希望有公益或人权律师能够帮助我,看是否从法律上能够在美国起诉这几家冻结我账户的银行,若具有法律可行性,我准备在美起诉中国银行、中信银行和建设银行。

2020年11月18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