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过施耐庵的《水浒》这本小说的人,应该都还记得,水泊梁山的最早创始人既不是“托塔天王”晁盖,也不是“即时雨”宋江,而是—个叫“白衣秀士”王伦的书生,此君才真堪称是水泊梁山的“开山始祖”。然而在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的名单上却根本没有他的名字。原因就在于此君太小肚鸡肠,太无容人之量,所以他不仅成就不了任何大事,最后只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由此使我想起了世界最大的搜索引擎商Google公司最近在中国的遭遇。谷歌(Google)来到中国大陆经商,当然完全不同于《水浒》中的“豹子头”林冲去梁山,他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去投奔王伦。而人家谷歌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网络巨头,其业务遍布全球,无论走到哪里都深受当地网民的欢迎。除了像北韩、伊朗这样数码暴政式的流氓政权外,没有哪个国家的政府会对谷歌戴着有色眼镜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加以歧视和刁难的。因此可以说,谷歌肯来到中国大陆为中国公司和广大网民提供信息服务,是对提升中国开放形象极大的帮助,也是中国广大网民之幸,广大网民之福。用一句中华民族好客的谦词那就是使中国大陆蓬筚生辉,谷歌对此是当之无愧的。

然而不幸的是谷哥公司来到大陆后却遇到了比白衣秀士王伦度量还小,眼光还更短浅的一批庸俗官僚的百般非议与刁难。首先就是那个莫明其妙的“中宣部”中的那一帮子无知而傲慢的官吏。我之所以称它为“莫明其妙”,是因为这个所谓的“中宣部”在我国宪法关于政府权力机构的设置中,根本就没有它的位置,中国政府机构中有国防部、外交部、商务部、铁道部……就从来没有什么“中宣部”,它顶多只是中共党内的一个机构,它顶多也就只能管“贵党”的内部事务。然而这个在宪法中没有合法地位的“中宣部”却权力大过天,凌驾于宪法之上。把它的那—套潜规则硬施之于谷歌身上。不许谷歌公司,如实客观地给网民提供信息,而要按它中宣部的潜规则来对这些信息进行审查、过滤。说白了就是要让谷歌按它中宣部的“标准”,哪些信息可以让中国民众知晓,哪些信息不许让中国民众知道。这就是鲁迅先生半个多世纪前就痛斥过的对中国民众进行“瞒和骗”的伎俩。他们之所以要把这种公然违背现代世界文明、违背人类普世价值观的愚民政策强加于人,就是因为他们的度量比那个白衣秀士王伦还要小,内心比王伦还要虚弱。就像王伦害怕梁山上多了—个林冲就会威胁到他自己的地位一样,这些庸官愚吏也生怕中国大陆有了—个谷歌,就会使民众耳聪目明,眼界开阔,知道世界上更多的事情,从而使他们编造的许多美丽的神话与谎言,一个个像肥皂泡沫一样随风飘散破灭。如此一来就要伤害到权贵们的“感情”,冲撞到特殊利益集团的“核心利益”了,那还了得!于是各种刁难、非议、打压、攻击轮番上阵,必欲将谷歌逼走而后快。

虽然几年来谷歌也忍气吞声作了许多让步,我们在谷歌上搜索信息时,常常都可看见如下的提示:“根据相关政策规定部份内容未予显示”。说白了,就是人家不许你知道。这是哪来的霸道?你凭什么剥夺我们公民的知情权。你也别拿什么这是“屏蔽有害信息”或“色情信息”—类话来搪塞、忽悠人。

根据本人的亲身经历,我既未想去搜索过“裸体美女”,又未去搜索过如何恶意透支信用卡或制作人体炸弹的方法。那些莫明其妙、权力大过天的官员,凭什么说我搜索的是“有害信息”?难道凡是不符合你们撒谎说瞎话的信息都是有害的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见宪法第35条);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见中共17大的报告)。

请问那些尊敬的官员:就算宪法你们可以视作废纸不当—回事,难道贵党17大的报告言犹在耳,墨迹未干,你们也可以将其视作废纸—张,废话一句吗?若非如此,我们的知情权又在哪里?更遑论什么表达权、监督权了。

现在谷歌终于不愿再作恶,不愿再与你们共演“瞒和骗”的好戏,愤而出走退出中国大陆。有的人(如秦刚之流)反而理屈气“壮”地大叫,任何外国公司必须遵守中国的法律。可是他们谁也指不出谷歌究竟没有遵守或连反了中共自己制定的哪—条法律。人家谷歌恰恰是在遵守和践行中国宪法中关于保障公民言论自由与知情权的规定。难道还有哪一条法律可以否定或凌驾于宪法之上吗?相反,首先违法的就是你们这些要封网和对网络进行非法审查、过滤的官员。你们把宪法赋予公民的自由权利,把贵党17大上通过的保障人民的知情权的决定都视若草芥,当成玩偶。天下不守法之徒还有甚于此吗?

现在,正如有网友调侃的那样:“不是谷歌退出了中国,而是中国退出了世界”。此言虽然显得有些刻薄,然而仔细一想,也有—定的道理。须知一个开放的中国的形象,一个负责任(首先是对自己的人民负责任、而不是恣意妄为)的大国形象,决不可能指望靠—群其度量近似白衣秀士王伦,其眼光比鼠目还短浅的庸官愚吏去支撑得起来的!

2010年3月31日完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Initially published in Yibao, no part of this article may be reproduced or transmitted without including the original URL(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