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第二轮启动,联合国上访日记连载之十八


  2010年麻雀行动第一轮的参加者,杨海涵先生的母亲马永田女士,不久前到达美国,赴联合国上访,启动了第二轮的麻雀行动,并在联合国前请愿示威活动满100天之后,于2013年7月1日移师华盛顿的中国驻美大使馆继续进行无限期请愿示威活动。我们从550期开始连载她的赴美上访日记,以及麻雀行动第二轮的其他活动报道。下面是连载的第十八部分之(1),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53天。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53天

马永田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昨天,身体实在是很难受,眼睛疼、牙也不疼真是很难受,日记没及时写出来,今天一早补上。晚上,有一位姓宋的老乡给我打电话,他说他现在在加州,今年5月来美国,在加州做买卖,是吉林省吉林市的,也是房子被拆案件。在网上看到我抗议的报道,向我询问我这里抗议情况,准备来华盛顿参加麻雀行动。

  他问我:“来这里抗议是不是好办身份”。我告诉他这里情况很难说,来这里抗议与办身份没有关系,美国移民局没有规定,中国访民来美就给身份,在联合国抗议的访民办身份也没通过。抗议更主要的还是要回自己的财产,案件要有理有据,不能有侥幸心理,并不是到了美国就可以告中国政府,搞更多名堂。

  可能环球时报19日攻击麻雀行动的报道,给很多不明真相的人一个错误认识。我告诉宋先生,参加麻雀行动的每个人每个案件都要百分之百地有道理,不能有一点瑕疵,作为老乡我非常欢迎宋先生来参加麻雀行动,能要回他自己的财产。宋先生向我简单介绍了他的案件,在国内也找过多次,没什么结果,法院不依法办案,拆迁过程很黑,不讲道理等等。

  我多年上访接触很多拆迁案例,“黑”是当地政府“黑”,和开发商关系不大,被暴力强拆的案件,执行违法强拆的主体是政府或法院,并不是开发商,开发商只是用金钱收买这些贪官而已。

  以我案子为例:我的案件是长春市政府主管部门拆迁办和南关区法院强制执行的暴力强拆。拆迁办的职能:是贯彻落实指行长春市城市拆迁管理条例的行政主管部门。城市拆迁管理条例,是开发商和被拆迁户安置补偿的依据。而在我的案件中首先违反城市拆迁管理条例就是长春市行政主管部门拆迁办,拆迁办在2001年3月15日,在开发生没有提交任何合法手续情况下违法为其颁发房屋拆迁许可证,办理房屋拆迁许可证开发商必须五证俱全的情况下,拆迁办才有权为其颁发,可当时开发商一证没有。可以说长春市拆迁办主任徐源江的一支笔代替所有相关部门的审批权和相关的法律规定。处使开发商逃避各个职能部门的审核和向国家应交的相关费用。(2001年徐源江违法办理房屋拆迁许可证57件,是吉林审计厅审计出来的)徐源江这个在长春市年年先进工作者、年年被评为先进的共产党员,“党”的好干部,敢坑党利益“好党员”。坑我一个老百姓又算得了什么呢?当时因拆迁补偿问题我找到徐源江,徐源江对我说:“只要有我在,你一分钱也拿不到,你告状是以卵击石,爱到哪告就到哪告”。

  2001年9月拆迁办向我下发裁决书时,同时向南关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我当时拿着拆迁办违法的证据材料找到南关区法院行政庭庭长韩志宽,韩志宽手插裤兜在他的办公室来回走着说:“拆迁办违法不违法我们不管,只要拆迁办申请强制执行我们法院就强制拆”。我找到主审法官金龙和蒋莉萍,金龙当着我的面就要求开发商给他报销票据。

  违法强拆我的全部责任是政法和法院。开发商没有政府和法院的支持是不敢触及法律的底线。任何一起血腥暴拆都是在某些当地政府,党、政官员保护下润生的。

马永田
2013年8月24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