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权制度下忠于朝廷就是忠于皇上
——新的“三忠于”“四无限”呼之欲出
闵良臣

  2016,新年刚过,不知是否有什么特别用意,一月十一日中纪委从习近平过去的讲话中摘编出十段,近两千字,并从那十段话中找出一个“点”做标题,即“有些事情在政治上是绝不能做的,做了就要付出代价”,而有门户网站选的“点”是:“习近平:有人已经到了肆无忌惮胆大妄为的地步”。
  浏览登在中纪委网站的这十段话,谁都看得出:与改革开放无关,与制度无关,与经济无关,与文化无关。那么这些讲话与什么有关呢,讲来讲去,无以名之,可以说全是讲政治,因为所讲的那十段话只与高度集权有关,与“三忠于”、“四无限”有关,所有讲话似乎都只一个指向,那就是大陆所有党员干部包括军队,要树立党中央的绝对权威,要绝对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要坚决听党中央的话,“党叫干什么就坚决干,党不允许干什么就坚决不干”,并强调,“对党绝对忠诚要害在‘绝对’两个字,就是唯一的、彻底的、无条件的、不掺杂任何杂质的、没有任何水分的忠诚。”甚至说“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做到政治立场不移、政治方向不偏”。听听听听——把党员干部包括军队说得就像铁打钢铸甚至像机器人一般。
  然而我们知道,从1949年到现在,包括毛泽东在内,也不知推翻了多少次中央做出的决定。最大一次推翻,就是邓小平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可以说,这一次,几乎推翻了毛时代的党中央做出的90%的决定(当然,毛时代,凡中央做出而又称得上“重大决定”,完全可以等于毛的决定)。就是改革开放后,中共每一届新班子特别是新上任的领导人都有自己的新提法,邓小平的是“摸着石头过河”,“捉住老鼠就是好猫”(称为“邓小平理论”);然后就是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而新一届领导人的是“中国梦”,没有一届领导人是延着毛泽东的思想或延着邓小平理论走。既然明知难以保证“不移”、“不偏”,又怎么能说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呢?如果邓小平始终按照先前毛泽东所决定的“政治方向”,哪里还有什么改革开放?没有改革开放,又哪有现在这样一个号称“第二大经济实体”?真是糊涂到家了。
  那十段讲话中虽也反对过去的“政治挂帅”,反对搞“阶级斗争为纲”,认为“那是错误的”,可紧接着一个“但是”后所讲出的话,任谁听着,都不能不说与过去的“政治挂帅”没有丝毫区别:“但是,我们也不能说政治就不讲了、少讲了,共产党不讲政治还叫共产党吗?”既然不仅还要讲,而且还不能“少讲”,这与过去的“政治挂帅”又有什么不同?
  这十段讲话不仅从正面对党员干部做了要求,而且还从反面对党员干部进行训诫,所有党员干部都不允许对中央说一“不”字,不允许对中央表示任何不满,否则就是“妄议”,而如果你平时就敢把你的不满表达出来,甚至不仅在家中跟老婆孩子表达,还公开表达,那么在习近平看来,你这就叫“到了肆无忌惮胆大妄为的地步”,对不起,那就要收拾你,用习近平的话说就是“有些事情在政治上是绝不能做的,做了就要付出代价”。这哪里是什么现代国家的领导班子,简直就一朝廷。可即使皇上即使朝廷,也允许官员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看法啊,允许官员“进谏”啊。试问:什么叫“彻底的、无条件的、不掺杂任何杂质的、没有任何水分的忠诚”?这不是比封建专制时代的朝廷还朝廷,比皇上还皇上吗!
  既然那么强调“对党忠诚”,我们就来认真一回:在这个国家,到底谁是党?谁是党组织?谁又是党中央?全世界都知道,在中国大陆,事实上没有什么“地方和部门党组织”,只有地方和部门党组织的领导人,这就如同中国大陆即使最高层也没有“党的领导”,有的只是“党的最高领导人”,党的最高领导人可以全权代表党。这是由我们这种朝廷似的制度所决定的。可只要把一个国家的最高层弄得像个朝廷,那么,这个国家领导人也就只是一皇上一君主。正如有网民浏览了中纪委摘编的那十段讲话后感叹道:“哦,它使我想起半个世纪前文革中‘三忠于四无限’的提法:三忠于: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四无限:对毛主席要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崇拜、无限忠诚。”看来外界流传新一届领导人要做“毛第二”还真不是空穴来风,更谈不上诬蔑,因为有他自己的一大堆讲话在那儿佐证。
  不过,那些讲话虽然只是对党员干部包括军队的要求,广大网民却不乐意了,本人在网上看到跟帖,其中有网民就这样说道:“党员,首先是个公民,任何绑架党员让其放弃公民权利去服从组织需要的行为都是违背宪法精神的违法活动,这种对宪法规定不端的行为是邪教。”谁又能说这位网民说的不对呢?中国的问题多多,但最现实的,不是什么理论、道路、制度有没有“自信”的问题,而是起码你的讲话要讲道理而且要讲得通。如果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在国内大会上的讲话,尤其是讲了之后还大肆宣扬,甚至印在新闻纸上作为出版物,供人们学习的东西,在人们看来简直“讲不通”,那么整个社会也就是一个混乱无序的社会。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可如果一个社会连道理都不讲,还讲什么法律,还讲什么依法治国?这样的后果很严重,严重到现在互联网上广大网民公开认为中央政府就是一朝廷,中国实行的就是皇权制度,而在皇权制度下,领导人就是皇上。既然是这样一种社会,法律又还能起多大作用?“人民群众”又还有多大意义?既然连党员干部都要乖乖地做皇权下的奴隶,那么,人民群众岂不成了奴隶的奴隶吗?
  因此,容本人套用一句2015年中国大陆小有名气的艺人贾玲“创造”的网络新词“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要靠才华”——明明可以靠皇权(就能)维持统治,偏偏(嘴上说)要靠“依法治国”;再用新年第一期香港《动向》杂志编者的话说就是:“嘴上高喊‘依法治国’,实际上却使人权法治倒退到发动文革的前夜。”这像什么话!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6.063 3.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