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兹涅茨曲线不涉资源与环境的抢劫

郑义



  前几天,博讯网2013年5月25日转载了一篇报导,题目是《专家称解决中国环境问题需要20至30年以上时间》,内容是介绍《中国低碳经济发展报告2013》发布。该报告认为,今后中国的环境可能继续恶化,而要从根本上解决环境问题,消除雾霾重显蓝天,可能还需要20-30年以上。这个报告有两位主编,中国主编是对外经贸大学副校长赵忠秀,日本主编是名古屋大学教授薛进军,两位教授同时任国际低碳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报告指出,在治理大气污染方面,英国从1952年的“雾都事件”到重现蓝天用了50多年,德国用了30多年,日本用了20多年。中国的问题更严重,治理起来更困难。由此预计,今后中国的环境可能继续恶化,而要从根本上解决环境问题,消除雾霾重显蓝天,可能还需要20-30年以上。——看到这里,我心里就冒火,发达国家历史上的空气污染和我们中国人当下所面临的空气污染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如果说我们挨的是原子弹,人家挨的不过是一颗一般炸弹。而且,谁说重现蓝天“英国用了50多年,德国用了30多年,日本用了20多年”?简直有欺骗之嫌了。这份报告称,两位教授的理论根据是“环境库兹涅茨曲线”。这个“库兹涅茨曲线”也是一个标志性的丶极令人倒胃口的词汇。只要某一篇文章里一出现“库兹涅茨曲线”,基本上就是为当今权贵辩护的马屁文章,不值得一读,除非你认真打算砸他一板砖。

  既然与天朝既得利益集团关系暧昧的文士们言必称库兹涅茨,很有学术含量的样子,那么让我们来看看谁叫库兹涅茨:

  库兹涅茨是上世纪初出生於俄罗斯後移民美国的经济学家,197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库兹涅茨最着名的一项研究成果是倒U曲线,又称“库兹涅茨曲线”。大致的意思是:处在经济增长过程的国家,贫富差距会经历一个先扩大丶后缩小的过程。用中国的一句时髦话来说,就是“发展是硬道理”,“把蛋糕做大”,只要GDP高速增长了,贫富差别就会自然而然地缩小,社会也就“和谐”了。我不是库兹涅茨的研究者,但我心里十分地明白,他的理论决不能用于今日之中国。这个著名的库兹涅茨曲线的前半段,也就是贫富差别扩大,是因为国家经济发展之重心从收入差别不大的农业转向工业,这个倒U型曲线的后半段,即贫富差别逐渐缩小,其缘由是因为穷人的收入会与经济发展同时迅速增长,并且这一群体也获得更多话语权,能够影响到政府的决策。由此观之,这似乎在谈某一类民主国家,只有在那里,低收入民众才会有话语权,才会影响政府的决策。退一步说,就算这个库兹涅茨曲线是宇宙真理,甚至在希特勒德国都完全适用,但唯独在中国是完全不适用的。因为任何一个经济规律的基础是产权清晰,在中国,连最基本的最重要的土地的产权都不清晰,谁权力最大谁就抢,一个匪盗横行的社会,哪里有什么经济规律!所谓“环境库兹涅茨曲线”,无非就是说经济发展了,环境污染问题自然就解决了,别着急,等着吧!

  库兹涅茨是国民生产总值计算标准化的鼻祖,但是,他并不赞成将国民生产总值作为评判社会福利水准的一项通用指标,他曾明确指出“一个国家的福利状况基本不能由其国民生产总值来判断”。而且,虽然他提出了倒U型曲线的理论模型,但他明确否认“所有国家都会经历相同的线性过程”这一过分简单化的观点。遗憾的是,我们那些急于分一杯羹的文士们,疯狂地高举起倒U型裸体游行,完全不理睬库兹涅茨这些清晰明确的观点。其实用不着很高深的理论,反驳他们连篇累牍学术报告只需要一句话:库兹涅茨谈的是经济而不是抢劫。

2013年6月11日
原载于《自由亚洲电台》中文网站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zhengyi/zy-06132013124727.html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