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传珩:聚焦中国特色的社保制度

——被侵权剥利的全国民众在集结

 

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今天,“全面依法治国”口号喊得震天响,政府却依然对万恶之首、广为诟病的中国特色社保制度对劳苦大众的伤害和造成的严重社会不平等现实没有丝毫反省,更谈不上纠错。

 

8900万“退休双轨制受害大众” 在怒吼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尹蔚民部长曾向全国人民承诺:2014年人社部“着力解决‘双轨制’‘待遇差’问题。”如今的事实证明,忽悠百姓的所谓退休制度“并轨”纯系欺世盗名。中国养老“双轨制”推行以来,企业职工基本养老金替代率已降低到40%公务员退休替代率扩大到92%--107%。公务员借机大涨工资、退休金、建年金、发车补,机关事业与企业人员生老病死待遇天上地下。企业每一次工资微调都大张旗鼓,机关事业却借各种名义暗箱增收,导致退休待遇差距继续扩大。由此造成了一个约8900万人的“退休双轨制受害阶层”。这是当今中国官民冲突,引发群体事件,最具爆炸性的焦点问题。

 

201418日,人民日报刊登代表官员立场的《拉平养老金待遇对公务员不公平》文章声称:养老金待遇不能搞简单的“一刀切”,“如果要一味拉平公务员与企业职工的退休待遇,以‘平均主义’偷换‘公平’的概念,将会对公务员产生新的不公。”此文一石激起千层浪,招之网民的一致挞伐。按此文逻辑,机关事业的劳动(无形劳动)就比企业劳动值钱。是谁,又按什么标准赋予了“为人民服务”不同劳动形式如此巨大差别的权重,即使退休后的每一天都不等值?公务员们退休却可以 “高薪养老”;而企业职工只能“低薪苟命”,这是什么社会公平?这是制度性的对劳苦大众的侵权剥利!八年前,本作者曾撰写《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文章风靡网络,引发包括《新华网》在内的网络媒体纷纷转载。近期又有《企退工人的11个为什么》的文章在网上热传,被认为代表了8,900万“退休双轨制受害大众”的心声。近些年来 “退休双轨制受害大众”不断在网上网下发起的抗议浪潮与行动,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上海、湖南等多地都发生过街头抗议。最近网上还有不少上海大妈、北京大妈上街抗议“退休双轨制”视频——今天,8,900万“退休双轨制受害大众”都在怒吼。

 

“两无受害群体”中的“‘工龄归零’受害群体”

 

所谓“两无受害群体”是指因政府侵权剥利所造成的“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群体。“两无受害群体”中最典型的就是“‘工龄归零’受害群体”。2017年全国人大开幕后,人社部尹蔚民做客新华网《部长之声》,回应网民关切时称:“一亿多的人没有纳入到(养老保险制度)这个范围,这是最大的不公平。”但他却刻意回避了人社部依据早已被撤销的内务部(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及其衍生文件,剥夺千千万万因各种原因(被劳改劳教、开除、辞退、离职、出国、档案丢失等)中断过工龄的劳动者的退休权益。这种以“不得减损公民权益”的59年过时部门信件,非法设置“视同缴费工龄”认定条件,即“工龄归零”野蛮政策,致使众多一辈子为国家工作的劳动者(他们都以自己的 “视同缴费工龄”为退休待遇买过单),被非法排除于国家社保体系之外,使之根本“无轨”进入正常退休通道,这是比“退休双轨制”更不平等的非人道权益剥夺,绝不仅仅是“待遇差”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没有任何待遇的问题,以至于陷于“新时代”中国特色“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的悲惨境地,由此而形成了一个由政府一手制造出无轨退休的“‘工龄归零’受害群体”。政府非法拒绝付出劳动者已经积蓄在国库里的养老储备金行径,如同国家银行拒绝向储户还本付息一样性质恶劣。因此,所有“‘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都是政府的债权人。依据法律规定,任何政府机关“减损公民权益”都要依据法条,出具文书,遵循程序,允许复议,甚至听证。而中国改革开放40的今天,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依然非法滥权,不仅维护官民“退休双规制”的严重不公平,更暗箱剥夺一些劳动者退休的终生经济权益竟不依法律,不遵程序,且无法投诉,不能复议,真可谓对民众权益“一剑封喉”之衙门首恶。这正是中共“十九大”提出“全面依法治国”新时代背景下,法治实践极其荒唐,政府部门极不负责,涉及面极其广泛,后果极其严重,也更为急迫的人权问题和民生问题。

 

千千万万“两无受害群体”走向维权前沿

 

2018222日,青岛异见人士与北京异见人士一同,代表海内外《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签名人,依法正式成立“‘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公民起诉团,亲赴北京起诉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这是当代中国异见人士首次代理民众,联合状告国家部委的一次尝试,标志着千人公民起诉团正式走向维权前沿。在这次群体维权活动的影响下,2018417日,浙江省众多退休劳保金被抹杀的“两无受害群体”,拉起横幅“抹杀工龄、违法犯罪”,在省城集体维权,要求省长一级的领导接访,解决诉求!他们表态这是最后一次省内抗议,再不解决,将集体进京上访。此事件影响巨大

 

在“两无受害群体”中更具影响的是千千万万退伍老兵维权群体。老兵维权群体主要诉求就是工作安置、社保待遇和养老无规问题。继前两年大批退伍老兵到北京包围军委大楼后,近期河南漯河、四川中江、江苏镇江等地也先后发生退伍老兵维权聚集抗议事件。近两年,中国爆发了两次大规模的老兵抗议事件,一次是在201610,上千名退伍军人身穿迷彩服聚集在北京市中心的国防部八一大楼前静坐抗议;另一次是20172月,数百名退伍军人再度聚集北京,在中共中央纪委门外抗议。“两无受害群体”还包括大批被买断工者及无数下岗工人,他们都失去了养老保险待遇。多年来,他们不断到国家信访局等各职能部门维权,但都被冷漠拒绝。此外,还有众多民办下岗教师,他们毕生为教育事业贡献,却没有养老保险待遇,也是“退休无轨受害群体”的一部分。他们也都不断走向街头、集体抗议,相关事件不绝于耳。

 

世界上最伤天害理的事,莫过于断人后路,无法安生。如果政府拒绝对公民的养老责任,就会遭到普天下公论唾弃,更何况是对已为退休养老买过单的劳动者进行经济侵占、待遇剥夺,致使所有深陷“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绝境的“两无受害群体”,经历长年依法表达诉求,提建议、上访、诉讼等各种途径均走投无路。这注定要把“退休双轨制受害大众”和“两无受害群体”等所有被侵权剥利的全国民众,逼上联合向政府讨债的维权前沿!

 

全国民众都在期盼着、酝酿着这一天

 

长期以来,那些制定社会政策的官员们无论在职、离职,大都以“人民”的金字招牌当作“免费证券”,在一切社会保障领域“通吃”免费大餐,享受公费旅游,公费疗养、高端病房等而对民众利益不断挤压。国家领导人对外可以不经纳税人的认可大肆撒币,而对国内百姓疾苦却如此冷漠。政府宁肯花钱镇压被逼上绝路的维权困难群体,致使维稳经费高于军费,也不肯出资解决养老“双轨制”差距与“两无受害群体”养老、医保等具体问题。眼下,不少被侵权剥利者们的维权脚印,已经深入了全国人大、国务院、信访局、法制办、人社部及各级以人民命名的法院,但所有闪亮国徽下的大门,回应的都是无情地一脚。本文握有大量毋庸置疑的充分、确凿的事实、证据与资料,并以身体力行的公民维权行动调研得出结论:中国法制已进入了最荒唐的时代:政府不依法行政;法院不依法审判;上访多被欺骗;民众无处伸冤。当今中中国,最不讲法律的是法院;最不讲公平的是政府;最不解决问题的是信访。

 

在此无法无天的灾难性现实面前,民众就只能寄希望于正当性的抗争运动。这是实现宪法保障基本人权的重要途径。尽管现行宪法,更多地体现着执政者的单方面意志,但在形式上所承诺公民权利的内容,足以成为现阶段中国公民街头维权的法理基础。国家宪法明确规定:公民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公务人员都有监督和提出批评、建议的权利,公民有言论、集会、游行示威,充分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现代社会的法治秩序,是在公民权利对公共权力的博弈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当下的群体性事件多为公民大众基于联合行动机制而实施的公民集体行动,属于公民权的基本宪法权能。它在将多元主体的利益诉求付诸公开集体抗争形式的同时,为建构一种满足多元利益主体之间制约、对治的政治生态提供了模式。


在今日中国,每个受害群体都开始在各自的地域吹响集了结号,一旦所有被侵权剥利的全国民众,形成共识,认识到只有公民正当性抗争运动走向联合,才是解放自我和救赎国家的根本出路时,所有的船只都会杨帆出航。全国无数个被公权力侵害的遍体鳞伤,甚至被断绝后路民众,都在期盼着、酝酿着这一天!那些维稳力量的成员们,如果有一天,你们也被断了生活后路,会不会也期盼着、酝酿着这一天?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