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墙倒塌三十年后 威权主义与民主主义变得越来越对立

 江城

“戈尔巴乔夫先生,打开这扇门。戈尔巴乔夫先生,拆掉这堵墙!” 时任美国总统里根发出了拆掉柏林墙的严肃挑战,并且要求莫斯科兑现实行开放和改革的承诺的国际压力日益增强。已成为苏联压制手段象征的柏林墙在两年后被推倒,威权主义与民主主义在这样一面墙之间展开了博弈。柏林墙是威权主义和民主主义抗争的象征,于三十年前轰然倒下。柏林墙的倒塌前数月,在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民主游行刚刚过去,中国的政治改革就此戛然而止。

2019年11月8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左)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举行会谈前与记者见面。(美联社)2019年11月8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左)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举行会谈前与记者见面。(美联社).jpg

 在之后的时间里,威权主义开始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的国家里。似乎中国民众对于政治生活变得已经越来越麻木,由党驾驭的政权机器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在互联网时代里,中国多数年轻人在政治观点上变得越来越显得比起父辈来说更为谨慎。他们追求物质财富比精神财富更加重要,喜欢美国的篮球文化和运动装备。中共要求这些年轻人要向党靠拢,变得更加听话。

上个月在尖沙咀附近,防暴警察发射催泪瓦斯以驱散抗议者。上个月在尖沙咀附近,防暴警察发射催泪瓦斯以驱散抗议者。

 这是当今威权主义在中国展现的最明显的时候。香港近期的抗议活动持续升级,香港科技大学学生的坠楼案和一名内地生因挑衅香港本地生遭到围殴使得示威者与政府的冲突持续加深。本周主管中国港澳事务的中央政治局委员韩正接见了香港特首林正月娥,这名高级领导人称他和中央政府支持香港警队的工作并下令必须制止这场暴力抗议活动。

周五,抗议者举着写着“悼念周同学”的标语牌,聚集在香港科技大学校长住所的外面KIN CHEUNG美联社

周五,抗议者举着写着“悼念周同学”的标语牌,聚集在香港科技大学校长住所的外面KIN CHEUNG美联社.jpg

 有分析认为这是中央政府在香港持续近半年的抗议活动之后首次做出的最严厉的表述。香港的反政府抗议者原本希望政府能够回应五大诉求,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很难实现。威权主义在中国大陆变得越来越显得十分普遍,即便是在中国实施资本主义的香港地区也是如此。持续二十年的中共对港政策变得越来越难以和香港社会相容,但是威权主义在这次香港的抗议活动上显得尤为突出。

对于可能引发更激烈抗议的安全立法,香港政界人士兴趣不大。

对于可能引发更激烈抗议的安全立法,香港政界人士兴趣不大。

 威权主义存在于世界上任何个人独裁和共产党统治的国家,是政治体制中独特的一种政治模式,本来是君主专制向民主政治的过渡。然而,今天的威权主义在柏林墙倒塌的后三十年间与大国沙文主义相结合重新成为新冷战思维的温床。在一定程度上,威权主义对于专制社会的结束从促进作用日益变成阻碍作用。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面临着平息抗议,以及在国家安全立法上合作的压力。

  柏林墙的倒塌给世界各国都带去一些反思。即使是在亚洲的两个高度专制的社会朝鲜和中国里,当局也在思考这件事的影响。公民运动变得年轻化成为当权者必须思考的问题,是与世界接轨还是继续采取专断的政治模式?这是柏林墙倒塌后三十年里带给我们的思考。

德国、匈牙利、波兰等国家领导人11月9日在德国首都的柏林墙的残留段落上插上玫瑰花,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

德国、匈牙利、波兰等国家领导人11月9日在德国首都的柏林墙的残留段落上插上玫瑰花,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

 柏林墙不仅分隔了一座城市,一个国家和欧洲大陆,而且也是政治和经济鸿沟的象征。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